松沼ing,カラ松右派,主吃長兄水陸色松!

【活在你的顏色之中/宗教松】楔子

寫在文前的食用說明:


*本文CP:チョロ松Xカラ松

*雖然是這麼說,但這一章カラ松還沒有出現......

*宗教paro,真的要說的話就是中篇的養成計畫(?

*大量OOC出沒,如有不適,請停下閱讀,此篇只是一個文力不足的水陸難民練文筆之作,真的不要期待......

*之後如果有機會會在修修稿子,寫的有點胃痛,但又貪心的想卡時間,所以就有了這麼一篇不成熟的稿子,真是對不起了......




以上都OK?

那麼正文接下↓



—*—*—*—*—


  「啪啪啪啪——」

 

  翅膀拍打的聲音打破了森林中的靜謐,帶起一陣陣樹葉騷動,休憩在湖泊中的青年抬起頭,深綠色的瞳孔掃了眼禽鳥飛起的方向,漫不經心地收回目光,揮手散掉了水凝就的物體。

 

  今天依舊只有他一個人。

 

  「只是隻鳥嗎?什麼時候才能看到點別的東西。」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吧。

 

  畢竟這裡可是這世界,號稱『絕望森林』的地方啊。

 

  來到這鬼地方,都已經過了數個月了。

 

  •     *     *

 

  『醒來吧,接替我的人……』

 

  喃喃地低語在耳邊響起,拉回チョロ松沉睡的意識。帶著疲憊地半掀眼簾,正要說說那個不知是誰,擾人清夢的笨蛋兄弟幾句,能形成巨大壓力的景色瞬間嚇跑他所有的倦意。

 

  這、這是哪裡?!

 

  方睜開眼,一大片無止盡的深藍佔據了整個瞳孔,一層一層向下渲染成黑色,絲絲涼氣縈繞周身,觸及肌膚表面的液體流動感,チョロ松下意識地張口,見到一串氣泡自未閉合的口中冒出之後連忙屏住呼吸,手忙腳亂地向著氣泡離去的地方劃動,腦中爆炸性地刷過許多吐槽。

 

  這什麼情況?!難道家裡那群傢伙終於忍受不了他的存在所以把他沉海裡了?還裸體?!連死都不讓他穿衣服啊!要讓一向淺眠的自己完全沒有醒來是得打多少麻醉藥!有時間浪費錢和時間去買麻醉藥不如去找工作啊這群人渣!身為家裡唯一的常識人在跟不上兄弟們之後慘遭沉海命運什麼的太扯了,這種慘況簡直能上報紙頭條了吧!等到回去之後絕對要把五個混帳的屁毛都燃燒掉啊啊啊!

 

  『這裡是絕望森林中的鏡湖……你是被我選上的接替者……』

 

  『請好好地完成該有的責任……』

 

  即使劃水劃的再賣力,隨著氧氣量不斷消耗,憋氣的不適感陣陣襲來,本就不擅長游泳的チョロ松仰望著仍有一段距離的水面,大亮的視野令他清楚知道自己高度確實是在上升的,但也僅此而已,身處水面下的他失去了準確判斷距離的標準。

 

  憋得臉色脹紅的チョロ松嘴角溢出一團大氣泡,氣泡不顧他意願地快速上浮到他想要去的地方,チョロ松忍不住瞇了瞇眼。

 

  要死在這種地方了嗎?渾身發痠的肌肉提醒著他過度運動的事實,指間顫動刺激著他繃緊的神經末梢,他很清楚,自己接下來被淹死的可能性遠遠大於獲救。

 

  可是……

 

  可是他還沒找那五個混蛋算帳!開什麼玩笑!松野家三男哪會這麼容易放棄!都能夠從五個兄弟搶奪資源的競爭環境下存活下來,怎麼可能會死在這裡!

 

  不肯絕望地等待即將窒息的窘境,チョロ松依然努力地撥水上游。

 

  『喂……是說有聽到嗎……我的接替者……』

 

  『嘿?回答一下我啊!』

 

  又往上了幾公尺,チョロ松感覺自己都快把氣管內的氣體給循環利用殆盡了,映入眼簾的卻依然是模糊的淺藍色,而非平時看慣的清晰,努力睜開的眼皮再度有闔上趨勢。

 

  啊,氣泡頂到上顎了。

 

  「噗——咳咳咳咳——」

 

  啊啊啊不行了,真的憋不下去了,居然要死在這裡,連拿打火機燒他們的心願都還沒完成——

 

  『喂、喂!所以說到底有沒有聽到我的聲音啊!這麼忽視我也太過份了吧!』

 

  話說回來,怎麼一點都沒有呼吸困難的感覺……

 

  『你現在可以正常呼吸啦笨蛋!快聽我說話!』聲音主人在這種不斷地被忽視的尷尬情況下終於憤怒了,チョロ松面前很突兀地凝出一道人形,頭戴葉冠的青年身著一襲純白希臘式長袍,此時青年正氣急敗壞地試圖抓住チョロ松的注意力而點出重點。

 

  本該不是這樣的發展啊!應該要是這傢伙被自己的英偉姿態震懾到,然後嚴肅莊重地接下重責大任才對!為什麼會挑到一個完全不聽人說話的人啊!青年暴躁地撫額。這可不行,他得忍忍,這可是關係到接下來能不能順利交任,身為神明他必須有廣大的胸懷,包容一切萬物的胸襟,就算對象是個不聽人說話的混——

 

  「喔喔,原來可以正常呼吸啊。」試探著張嘴吸了一小口水進入口腔,快速灌入的水很怪異地沒有嗆住喉管,反而平順供給了氧氣,水彷彿融入身體之中,痠脹的手臂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暫時不去細想緣由,チョロ松換了幾口氣平復自己不順的呼吸,然後加速往上游動。

 

  連眼角餘光都沒有看向解決他疑問的功臣。

 

  『搞什麼?!完全可以聽到我說話嘛!那就聽我說完啊!啊啊啊啊你家長輩難道沒有告訴你要好好聽別人說話嗎!』去他的廣大胸懷!被一直無視的感覺太差勁了!

 

  「不,我母親也有跟我說,陌生人的話可以不用聽的。半路上碰到莫名其妙氣若游絲的傢伙,十個裡面有九個絕對是來坑人的,只有極少極少的機率才是有所幫助。」絲毫不影響動作的回答完,チョロ松隨著眼前逐漸變亮的視界,終於如願以償地游出水面,破開水面接觸到乾燥空氣的瞬間,他感動地幾乎泛起眼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在水裡呼吸但是還活著的感覺真是太好——

 

  「啊?」

 

  然而,他欲出口高呼的喜悅下一秒卡在喉嚨成了乾乾的疑問詞,眼底還沒醞釀好的水氣在看到眼前場景之後頓時蒸發。

 

  『我說那是什麼現實到極點的想法啊!樂於助人的心胸呢!為什麼我這麼偉大的神明的接替者會是這種糟糕的個性啊!』伴隨チョロ松一路上浮的青年抓狂地撓著頭髮,不可置信地瞪著表情空白的チョロ松,這一疊聲的嘆句驚醒了腦袋空白的チョロ松,引來了チョロ松近乎失控的暴怒視線。

 

  平常的チョロ松心情好些,或許會順勢回答「因為松野六胞胎全是人渣啊真是不好意思糟糕這種詞還稍嫌輕微了呢」之類的調侃,但如今的チョロ松只想用平常打人的紙扇狠狠掄在這個疑似是罪魁禍首的傢伙臉上。

 

  「那種東西隨便都好!」チョロ松一把抓住尚在碎碎念的青年白袍,憤怒地縮短距離,不顧青年直呼「曝光啦有變態啊啊啊」的喊聲,他咬著牙根怒罵:「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赤裸的手臂劃過一條弧線,直直指向湖畔草地延伸十來公尺外,那片令他方才暫時喪失語言能力,蓊鬱蒼翠的過份,可說是杳無人跡的樹林。

 

  「在這種荒郊野外!」

 

  『欸欸?終於肯聽我解釋了?』自稱神明的青年先是訝異地睜大眼,接著揚起一抹チョロ松看來十分欠揍的笑容,『剛剛就和你說啦~』

 

  青年一把攥住チョロ松抓著袍口的手,眸中點點浮現出興味盎然的光芒,以一種「天將降大任於汝,爾等愚民還不快跪下謝恩」的口吻宣布。

 

  『你是被我所選上的接替者,歡迎來到這個世界,異時空的人類,即將成為神明的松野家三男。』

 

  『未來的湖神,チョ、ロ、ま、つ。』


  「不要不顧人意願地擅自決定我的身分啊——!」


  回答青年充滿期待眼神的,是チョロ松直直貫到他臉上的拳頭。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文觴武戟 | Powered by LOFTER